我的位置2:首页 > 诡校谜谭 > 诡校谜谭预热,校园鬼故事大放送

诡校谜谭预热,校园鬼故事大放送

头像

天盟丶阎王

2018-09-06 10:03:20

诡校谜谭九月份就开测啦,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先来看一些校园鬼故事熟悉一下节奏先吧。


住在四号公寓的人都熟悉一个声音:

“砰,砰,砰——”,这是在拍篮球;“通……”,这是跳起又落下。


胡威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很喜欢篮球。


为了培养球感,他每次上宿舍楼都是拍着球上去的。


在走廊裡,他还会做一个三步跨栏的动作,快拍几下球,紧跨两步,

跳起,“通”的一声落到地板上。


在四号公寓,知道胡威名字的人不多,但人人都认识他,全是因为他弄出

的那些声音传遍整个宿舍楼,他给人自然就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不知道多少次,那砰砰砰通通的声音把人从梦中惊醒;也不知道多少次

打断写论文的思路——


一天夜晚,胡威像往常一样拍著篮球上宿舍楼,大多数同学对这种声音已

经麻木了,少部分同学则因为被打搅而心中不快。


但是宿舍楼突然停电了。


停电后胡威拍篮球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仅仅上几秒后就又响起,于是大家

都佩服起胡威来,没有极好的球感,怎能在黑暗中还还照样的拍篮球?


其实只有胡威知道,那并不是他在拍篮球,他并不具备在黑暗中拍球的球感。


他当时先是好奇,接著是钦佩,他只想赶快来电,他一定向那拍球的人请教,

他向来佩服球技好的人,所以,他摸索著向发声处走去。


因为有星光,胡威的眼睛很快的适应了黑暗,隐隐约约,他看见前面的一个

人影在拍球。


莫名的,当他走想那个人影时,他感到自己的汗毛竖了起来,好象一股凉气

在向皮肤裡钻,但他还是走了过去,


“你能在黑暗中拍球,球感真好啊。”,胡威招呼道。


“当然,因为我用的是自己的球。”,那个人干巴巴的说。


谁不用自己的球,胡威心裡滴咕。


又觉得不对劲,那人说话的声音是晃动的,像是他的头在不停的动,再看他

的人影,只见到肩膀以下的部分,头隐在阴影裡。


那人似乎知道胡威的心事,又干巴巴的说:“你用的就不是自己的球。”


胡威心中又疑惑又吃惊,他的话中似乎含有什么玄机。


那人似乎知道他的心事,他停止拍球说:“看看我的球,你就会知道你并

没有用自己的球。”,说著把他的球递给了胡威。


胡威在黑暗中摸索著接过,只感到手在莫名的发抖,而且那个球拿在手裡

感觉到有些奇怪,好象是凸凹不平的,又冷又硬。


胡威把球举到眼前来看,感到一股凉凉的气息吹向他的面部。


但因为光线较暗他看不清那是一个什麽样的球,为什麽会被那个人说的那

麽的特别。


正在这时,突然来电了。


胡威心中一阵高兴,像所有处在黑暗中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一样。


但同时,藉著灯光,他也看清了手裡的那个“球”。


那个“球”在翻著白眼,龇著森森的白牙……


“现在你知道自己没有用自己的球了吧。”,那个头龇著森森白牙笑了一下。


就在这时,整个宿舍楼裡都听见了“啊”的一声尖叫。


接著是一个东西被抛到楼下的声音。


事情并没有结束。


当胡威把那颗头抛下楼后他的篮球也掉到了地上,在地板上弹跳起来。


而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当时胡威还在发怔,当他渐渐的清醒过来时才发现篮球弹跳的高度总是


相同,好像有一只手在操纵。


于是刚刚清醒过来的胡威又“啊”的尖叫了一声。


他再也受不了这些突然的变化了,赶紧跑起来,可是又停住,那个篮球

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他的前面,照样是像是被人操纵在弹跳著,他转过身

又跑起来,看见一个宿舍开著门,他赶紧跑了进去,然后不停的喘息。


那个宿舍的同学奇怪的看著这个外来者,目光渐渐的不那麽的友好了。


因为他们已经认出来者就是那个爱拍著篮球上楼,製造噪音的家伙。


这时只听见床上一个已经睡了的同学在被子裡埋怨:“有那个爱拍球的小子

製造噪音还不够,现在又是谁在製造噪音?还让不让人睡啊?”


胡威脸一红,赶紧连声说对不起。


当胡威的喘息稍稍平息下来,一同学问:“请问有事吗?”


“没有。”,胡威赶紧说。


看到他们奇怪的看著他,他又赶紧说:“没事,我这就走。”


就在他打开门要出去时,一个同学提醒道:“喂,别忘了把你的篮球带走。”


胡威回头一看一惊,那个篮球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脚边。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拾起篮球走了出去。


在走廊上,他稳了稳神,就又向前走。


突然眼睛直了,他又发现了那个人影。


他想跑,可是动不了;他想喊,嘴却张不开。


“你不是要培养球感吗?”,那个人走到他的面前问。


胡威这时看到的倒是一个完整的“人”。


可是他的头——干瘪得像是没肉,散乱著枯草般的乱发,脸上还有著块块

的伤痕,他翻著白眼。


可是他好像是带著笑意,说不出的诡异。


他又看到手了,那只手伸过来,仿佛是一张揉皱了的皮包著骨头。


手更近了,他还明显看到了上面的麻点。


他又恶心又恐惧,可是他就是动不了。


那只手伸到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


他的胃在收缩,干呕著。


突然,他的头一晕,只听见“咯蹦”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扭断的声音。


接著,他感到自己的头飞了出去,撞在什麽凉凉的硬硬的东西上面,


反弹回来;又飞了出去,反弹回来……频率在渐渐地加快。


同时,似乎还有“砰砰”的拍球声。


当一切再停下来时,胡威的意识渐渐的清醒。


“你摸摸你的头。”,他听见那个干巴巴的声音说。


胡威依言一摸,心中一沉……头呢?难道头不见了?


“你再睁开眼睛。”,那个声音又说。


胡威依言睁开眼睛,他又看到了那个人的头,他恐惧得几乎气结,幸亏

他感到自己转过头来。


可他又看到了什麽……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子,可是没有头,他看到自己

的手伸过来……


“我教你培养球感,用你自己的球。”,那个声音说。


胡威看到自己的手抓过来。


他的头又晕了,又听见砰砰的拍球声,而且感到头摔打一样的痛,他的

意识渐渐地模糊……


当胡威再醒过来时,同宿舍的小叶说:“昨晚又练球到很晚啊。”


接著看了看他,惊讶的说:“呀,你怎麽鼻青脸肿的啊?”


胡威这才感到自己的头到处在痛,难道……


从此以后,当胡威走在楼梯道时,总像听见有人在低沉的喊:

“你想培养球感吗?用你的头做球吧。”


他就一阵颤抖,全身冰凉。


从此,四号公寓楼的同学再也没有听见有人在楼梯道裡拍球的声音了。


这个鬼故事是湾湾写的,一点也不刺激,希望诡校谜谭不要是这种水平的过家家剧情,我下次努力找一些比较称得上是鬼故事的给大家练胆。

评论

    一游说好游戏 好玩伴

    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