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诡校谜谭 > 诡校谜谭预热,校园鬼故事大放送第二期

诡校谜谭预热,校园鬼故事大放送第二期

头像

天盟丶阎王

2018-09-06 10:10:13

诡校谜谭校园鬼故事第二期,感受被支配的恐惧吧。


我是一个大学生,能上清华这种知名学校,我由衷的感到高兴。


清华是一所环境很好的大学,风景优美,地域广大。


能在这种环境求学,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刚入学时,我分配到的宿舍是仁斋,仁斋算是清华学生宿舍中数一数二的,寝室


裡的床或是桌子都很新,也很乾淨,唯一的缺点就是房间小了点。


这种房间要住四个人,我只能佩服学校真的是很会利用空间。


系上的迎新茶会时,学长不免俗的说了些学校中的诡异故事来吓吓新生,当然其


中也有些是发生在我住的仁斋。


「仁斋交谊厅面向实斋的那面牆,那面牆之前其实是有一个门的,但是现在被封


 起来了,那是因为啊,之前有学生在半夜走过那个门时,一出去就不知道到了


 什麽地方,所以现在才把那个门封起来。」 


回到仁斋后,大家去看那面牆,真的有封起来的痕迹。


大伙儿半信半疑,之后走过交谊厅时都特别小心。


时间过的很快,一年已经过去了,住在仁斋的一年中,除了交谊厅的烂贩卖机常


常动不动就故障以外,倒从来没有发生什麽怪事。


大家也早就对各种奇奇怪怪的校园鬼故事不以为意。


毕竟,学校嘛,或多或少,总是会流传著奇奇怪怪的故事,若是全都要相信,


那真是太愚蠢了。


升上二年级后,我的宿舍从仁斋变为礼斋,礼斋的设备比起仁斋就稍差一点了。 


礼斋的寝室也是四人房,床是用四根铁棍吊在房间的四个角落,房间的两边牆壁


都有铁梯,供人爬到床上。


因为一个预定要跟我同寝的同学已经转学了,所以我的寝室只住了三个人。


除了我之外,还有跟我同系的两位同学:大雄和宝申。


他们两个睡同一边,我则睡另 一边。 


大雄是个很会把妹的帅哥,而宝申则是一个电玩高手。


跟他们同寝之后,生活变得有趣多了,寝室常有不同的女生回来过夜,而且也有


永远打不完的电动。


二年级后,功课的压力变的很重,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过著平凡的求学生活,


只想在这个学期平安渡过,避免被二一的危险。


期中考考完的那个晚上,因为考试的压力解除,我在寝室上网上到很晚,宝申和


大雄都已经睡著了。


我呵欠连连,眯著眼睛直盯著电脑萤幕,漫无目的的在网上随意乱逛,直到三、


四点,我实在太累,就爬上床去睡觉了。


在我睡到一半的时候,朦朦胧胧间,似乎听到一阵"扣…扣…扣…"的声音,仿佛在


敲著什麽东西似的,在寂静无声的半夜,显的格外突出。


我感到纳闷,怎麽会有这种声音呢?


我微微眯著眼睛,努力驱走睡意,想要凝神细听。


就在我集中精神倾听时,那阵"扣…扣…"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这次清楚的听到,


那声音就在我的脚边! !


因为我睡觉时,是面向牆壁侧睡的,所以我看不到背后的情形,但是我的确听到


, 那阵清晰的敲打声,来自于我的脚边,像是有人在轻轻敲著我的床一样。 


"扣… 扣…",有时一次敲三下,有时一次敲两下,断断续续的。


我这时已经完全醒了,那阵敲声一直传进我的耳朵裡。


我越听越怕,根本不可能睡的著。


宝申和大雄早就已经睡著了,所以不会是他们在敲我的床,而且要是他们想叫醒


我,直接摇我就好了,怎麽可能这样诡异的敲床呢?


那阵敲声还在持续,我心裡越来越害怕,好几次想翻身过去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但是终于还是不敢。


我实在怕如果一翻身,会看到什麽…不乾淨的东西。


我自小到大从没碰过这种怪事,以前对鬼神之说也是不太相信,这时事到临头,


完全没了主意,我把棉被慢慢拉到头上,祈祷这阵敲声停止。


只是,因为看不到背后的情形,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到底是谁,或者到底是


"什麽"在敲我的床。


是一个青面僚牙的怪物,还是一个面目全非的女鬼?还是…我 想不到的东西?


各种样貌恐怖的鬼在我的脑子裡出现,越想越让我心惊胆颤。


我告诉自己不要再乱想,拉紧了棉被,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终于,像是我的祈祷应验,那个诡异的敲床声停止了,我稍微鬆了一口气。


不过我依然不敢将棉被拉下,怕那个"东西"还没走。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说不定"它" 就在我的上方,说不定就在我的旁边,说不定…


就这样,我心裡七上八下的,躺在床上睡不著,脑子裡想的总是有关那个声音的事。


直到宝申的闹钟响起,我才慢慢的把棉被拉下。


窗外早已是明亮一片,我看 了看脚边,空无一物。


我默默走下床,到浴室用冷水冲冲脸,然后回到寝室叫醒宝申和大雄去上课。


不过我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件事,这件事太离奇,我也难以启齿。


而且我想,也许是楼上的声音,我误听成有人敲我的床而已。


我抱著这个安慰自己的想法,上了一天的课。


直到下午我和大雄上完体育课(我们上同一堂),走回寝室时,我终于忍不住了


,跟他说了昨晚的怪事。


"大雄,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敲我的床耶…你有没有听到啊?" 


"什麽?我什麽都没有听到啊。",大雄一脸疑惑。


"可是我昨天晚上真的有听到,很奇怪的敲床声,会不会是『那个』阿?还是楼上


 的声音?" 


"你白痴阿,我们已经是最高了,楼上哪还有人?"


我心裡一惊。


对啊!我住的是礼斋四楼,已经是顶楼了啊,我竟然忘记了,还抱著侥倖的心理


想说可能是楼上的声音。


"那怎麽办?"


我著急的说,"一定是那种东西拉。" 


"嗯…有可能,听学长说这栋礼斋本来就很阴,以前他们住的时候还听到有人在房


 间裡走来走去勒。"


我一听差点没昏倒。


天啊!原来这栋宿捨本来就不乾淨。


连学长都遇过怪事,那昨天那怪声是鬼魅作怪的机会又大大提高了。


"那以前学长是怎麽样?",我忙问。 


"我听说他们去庙裡求了一些平安符,然后买一些符回来放到寝室裡,过了几天就


 没事了。哎,要不然,过几天我陪你去求符啦,应该会有用。"


晚上,我把这件怪事告诉宝申,他一脸不可置信的说: 


"赣,真的假的?我真的什麽都没有听到啊。" 


"大雄也说他什麽都没听到,不过听说以前住这裡的学长也有碰到怪事,好像这一


 栋本来就很阴耶。"


"赣,那怎麽办?你要不要去庙裡求一求符啊?",宝申担心的说。 


"嗯…大概只能这样吧…" 


"哎,烙赛你真的很衰耶,怎麽会有这种事阿,等有空,我再陪你去庙裡啦。" 


"嗯…谢啦。" 


不过,后来我们并没有去求符。


一来是我太懒,二来我总是安慰自己,也许是我听错了。


一但埋首于日常的大学生活,那个晚上的事就像是作梦一样虚幻。


但是,那个敲床声并没有从此消失,后来又出现了两三次。


而且每次都是在我面向牆侧睡,睡意最浓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出现,在我想要


集中精神的细听时,又倏乎消失。


总是让我觉得虚无飘渺,似真似幻,远没有第一次那麽感觉那麽真实。


虽然那奇异的敲床声,一开始在我的心裡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但是,显然它并没


有对我造成什麽伤害。


久了之后,我也就没有那麽的在意。


就在期末考的一礼拜前,宝申因为家裡有事,所以週末会回他家,因此,这週末


将只有我和大雄两个人在寝室。


寂寞的礼拜五,大雄跟女朋友出去约会了,宝申又不知道跑到哪去。


我一个人待在寝室上网,杀杀时间。


很快的,已经三点多了,宝申还是没有回来,大雄我看他也是不会回来了,我揉


揉眼睛,准备上床睡了。


一个人睡在寝室,说真的的确有点可怕,尤其是像我经历了那种诡异的事之后。 


不过没办法,室友都不在,我一个男生又拉不下脸跑到别人的房间睡。


何况,那声音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所以,今天…应该也会没事吧。


我静静躺著,过不多时,已经慢慢进入梦乡…


………………"扣、扣、扣…"(嗯…什麽声音?)


"扣、扣、扣…",又是刚刚的声音!


那响声在寂静中声声传来,显得格外刺耳。 


我不自觉被吸引,想要听清楚到底是什麽声音。


"扣、扣、扣、扣…",空灵又清晰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声音……好熟悉的感觉。啊!想起来了,这是…)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作梦。


没错!我不是在作梦,一切都很清楚, 我终于明白发生了什麽事。


天啊! !又是那个声音,那个鬼敲床声! ! !


跟第一次一样,一下又一下的敲著我的床。


声音清晰,力度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我的脚感觉得到。


而且跟以前一样,这一次,又是选在我面向牆侧睡的时候。


我颤抖著,不知道该怎麽办,宝申和大雄现在都不在,要是"它"想怎麽样,也没


有人可以救我。


我越想越怕,以前听过的什麽学校的鬼故事,一直出现在我脑海裡,那时听的时


候不觉得怎样,可是现在这种情况,那些以前听过的鬼话却越来越恐怖,好像每


个都是真实的一样,好像裡面的鬼就在这个房间裡一样!


那个声音还没消失,一直清楚的传来,"扣…扣…" 敲的我全身发毛,冷汗直冒。 


我想著,反正现在房间裡没人,之前又没有去求符,现在"它"要对我做什麽,我


根本无法抵抗。


横竖都是死,倒不如看看到底是什麽妖魔鬼怪。


我把心一横,慢慢转头过去看,结果,赫然看到一隻手挂在我的床上,而且就在


我的眼前! !


我眼睛睁得斗大,盯著那隻手,想要发出声音,但却什麽也发不出来。


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竟然真的会看到!


我霎时六神无主,吓的三魂七魄全飞了出去。


突然,一阵熟悉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烙赛你怎麽啦,你被吓到萝~" 


嗯?这个声音是……宝申? 


我把头抬高,定神一看,原来,是宝申在我的床下。


那隻手,也是他的手,而他正眯著眼睛,笑嘻嘻的看著我。


"挖靠,赣,你干麻啊,没事干麻吓我,还把手放我床上。",我气的骂他。 


"不是啦,我是想看你会不会被吓到嘛,就把手放在你床上阿,谁知道你真的被


 吓到,哈哈,你刚刚那样子真的很好笑耶。"


"赣,你真的很无聊耶,人吓人会吓死人你有没有听过啊。",我生气的瞪著他。 


"好好好,对不起啦,我错了拉,不要生气嘛。"


我虽然气宝申这样吓我,但知道刚刚的声音不是什麽鬼怪,我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我骂了宝申几句,然后就不理他,自己睡了。


宝申坐在倚子上,看样子是不睡了,应该是要明天早上直接回家。


想到有宝申在房裡陪我,我睡的就安心了许多,而且一晚上,也没什麽怪声再出现过。


早上醒来,已经是十点多了。


宝申应该是已经走了,房间裡只有我一个人。


大雄依然不见踪影,这家伙,有了女朋友就不知道自己家在哪裡了。


直到晚上,大雄还是音讯全无,连电话也没有一通。


我想他大概和女朋友在外玩的不亦乐乎,乐不知归吧。


不过,自己一个人在寝室实在很无聊,所以今天我很难得的早早就上床睡了。


睡到一半,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爬起来一看,原来是大雄。


"你终于回来啦,大雄,不用陪女朋友啊,我还以为今天我要一个人睡了呢。" 


我笑著说。 


"哈哈,昨天你一个人睡吧?放心,我没那麽绝情啦,不会让你两天都一个人睡的


 ,我回来陪你睡啦。"


"昨天?昨天有宝申陪我睡啊,不过宝申实在有够过分,他还故意敲床吓我勒,


 差点被他吓死啊。" 


"怎麽可能,宝申昨天下午就回家了啊,还是我载他去车站的呢。",大雄说。


"什麽,可是昨天晚上宝申真的有在这啊,我还被他吓勒……等等…"


被他………吓?


我脑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也不管现在是晚上11点多,就拿起手机打给宝申。


"都都都……喂,烙赛喔,那麽晚打电话给我干嘛?"


太好了,宝申有开机。 


"宝申,你是什麽时候回家的?",我急急问他? 


"礼拜五啊,怎麽了?" 


"礼拜五!?你不是晚上留在寝室,今天早上才走的吗?"


天阿…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你看到鬼啦,我礼拜五下午就回来啦,哪有留在寝室…喂喂…烙赛,你有在听吗?


 喂……"


"哈哈…",我苦笑著,挂断了电话。


看到鬼?没错,我真的是看到鬼了。


宝申没道理骗我,我昨天晚上…看到的是… 一点都没错,这合情合理啊,宝申哪会


那麽无聊吓我。


而那个敲声又是那麽的诡异,那麽的熟悉…没错,我昨天真的是"看到鬼"了。


想不到,昨天晚上的宝申竟然是…我的天,怎麽会发生这麽荒谬的事情。


昨天晚上那个"宝申"的表情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明明就是宝申啊。


可是,仔细一想, 他昨天的笑容,与其说是顽皮,倒不如说是透著一点诡异…像


是吓我…玩弄我是一种很有趣的事情一样。


我们无冤无仇,"它"为什麽要这麽做?


如果"它"要害我,为什麽昨天不动手? 


难道说,"它"认为我逃不出"它"的手掌心?


昨天宝申的笑容一直浮现在我眼前,他那咧著嘴笑的表情。


想到他的笑容,我越来越觉得毛骨悚然,这间寝室…还能住下去吗??


"大雄,我不要住这裡了啦,你说今天晚上会留在这吧,我明天就要申请搬出去,


 你和宝申也快搬啦,这裡真的不乾淨。",我沮丧的说。


大雄笑了笑,还没回答我,这时手机突然响起。


"喂,烙赛吗?我是大雄啦,我今天不回去萝,我住我女朋友那。


 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

诡校谜谭

评论

    一游说好游戏 好玩伴

    欢迎关注我们